我要投稿???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东方智库丨特朗普坚决反击,弹劾调查让美国更加分裂

2019-10-8 08:42: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远 选稿:桑怡

  美国“通乌门”事件在持续发酵,由民主党人掌控的美国众议院接连不断地对特朗普总统及其高级幕僚发起进攻,并以新的“举报人”要举报相威胁,让特朗普遭受着越来越大的舆论风波的拷问和冲击。民主党人抨击特朗普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通话中滥用职权,谋求个人利益,企图寻求外国势力干预美国总统选举,打击民主党竞选对手,公开摆出了不把特朗普拉下马决不罢休的架势。

  图片说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源新华网)

  而白宫这边则义愤填膺,特朗普总统坚称自己的所作所为“完美无缺”,是那些政治对手在欺骗美国民众、骚扰陷害总统。连日来,特朗普亲自出面,通过推文和亲白宫的媒体,发起坚决反击。

  当地时间10月6日晚,特朗普连续发出两条推特,斥责执意对其发起弹劾调查的民主党领袖、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希夫是在犯罪,“甚至是叛国罪”,并对所有正在对他发起弹劾调查和声称要进一步控告的“举报者”发出了严厉的威胁。特朗普称,真正要遭弹劾的不是他,而是佩洛西和希夫等人。

  美国的弹劾风波越闹越大,何时收场,如何收场,很难预料。

  除了国会民主党人,美国各地的民主党人也对特朗普发起舆论围剿。而共和党这边,不仅一部分人公开站出来力挺特朗普,其余共和党人更是对民主党人发誓弹劾特朗普的言行不屑一顾。美国媒体评论说,这证明了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吸引力,也表明了共和党人对特朗普的坚定坚持。

  美国不仅政界分裂了,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也在明显分化。特朗普在不断地发推特进行反击;佩洛西等人也在不断发推特进行指责和鼓动。而特朗普和佩洛西们的拥趸者,则根据自己的政治立场和偏好分别发声,导致美国整个政治精英阶层和社情民意在发生分裂。

  参议员克里斯·墨菲抱怨说,尽管对特朗普的指控很严重,但共和党人却在特朗普身后站稳脚跟,毫无触动。他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与媒体见面》节目中说,“共和党人选择采取的立场令我深感恐惧”,“整个国家应该害怕,在我们需要爱国者的时刻,我们所获得的只是盲目的党派忠诚”。来自犹他州的众议员克里斯·斯图尔特指责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弹劾行为“愚蠢”。他在《福克斯新闻》中说,“三年来他们一直在试图弹劾这位总统,三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将他罢免的理由。他们对此并不感到痛苦,可‘这对美国人民来说是非常的分裂’”。

  甚至美国的民调机构也出现了明显的分化。时常被特朗普指责为“编造假新闻”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说,“弹劾案的民意调查结果出来了,这对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来说不是好消息。绝大多数美国人支持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不过在是否要弹劾和罢免特朗普的问题上存在着分歧”。

  视频截图:CNN就弹劾调查采访美国议员(来源:CNN)

  CNN报道称,在美国,国会弹劾总统的行动通常在一开始并不受美国公众的欢迎。1998年10月,众议院投票决定启动对克林顿的弹劾调查后,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纽约时报》联合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仅有45%的人支持,但53%的人反对。民众对弹劾的支持率,是随着弹劾调查的进展和情况的公布才逐步增加的。现在特朗普的情况却相反,自佩洛西宣布对特朗普进行弹劾调查以来,平均民调显示支持弹劾调查的已占51%,反对者为44%,特朗普的反弹劾辩护已经陷入困境。从跟进的民调看,支持弹劾调查者的人数比例在上升,特朗普“正处于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水深火热之中”。

  而Hill-HarrisX等其他一些民调机构的结果却显示,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一直比较高,尤其在共和党内,支持特朗普的选民继续坚定地支持特朗普。目前特朗普的支持率正处于一年来的最高水平,弹劾调查以来也保持了基本未变,在某些地区甚至不降反升。

  视频截图: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来源:央视)

  美国社会和民众被搞晕了,不知道究竟应该相信谁。尽管民调结果有所不同,但目前总体上反映出特朗普的支持率依然相当高,并不像其反对者所期望的那样将出现“断崖式”下降。

  在对特朗普的第一波进攻未见成效后,众议院加紧对特朗普的进一步弹劾调查。在此敏感时刻,美国一些媒体和律师事务所近日又进一步爆料说,除8月的第一位“举报者”外,还有另一位掌握了特朗普在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内容的知情者,也准备举报特朗普,他同样有“一手的资料”,可以举报并证实特朗普在通话中,确实以美国对乌4亿美元军援相要挟,要求泽连斯基对美国前副总统、现民主党主要总统竞选人拜登及其儿子亨特进行调查。此人就在情报部门工作,并已经与情报部门的监察长通了电话,向其反映了有关情况。如果有必要,此人会公开站出来,其律师已经受理其举报。

  特朗普怒不可遏,指责所有这些不过是国会民主党人对其的进一步政治迫害。特朗普称,根据白宫所掌握的情况,他知道所谓的第一位举报者和第二位举报是谁,他们早已被“坐了冷板凳”,他们是在撒谎。从特朗普的话来看,这两名至今没有浮出水面的“举报者”,很可能曾经在特朗普身边工作过,但后来已经被其解雇了。他们手中可能掌握着什么,但特朗普似乎并不担心。

  现在美国媒体在聚焦分析的是两点:一是为何特朗普对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无所畏惧?二是为何特朗普在遭受众议院的弹劾调查以来,民意支持率不见明显下降,而且其坚定的支持者仍在一如既往地坚定支持他?

  图片说明:特朗普接受记者采访,抨击众议院的弹劾调查(来源:新华社)

  对于前者,大多数分析认为主要是两大原因:一是特朗普坚持认为他在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中并无过错,目前泽连斯基已为他作证,称特朗普在通话时没有滥用职权,逼迫其调查拜登及其儿子,特朗普的幕僚们也坚称他们当时在场,总统并没有像“告密者”所说的那样说错话、做错事。

  众议院三个委员会传唤美国国务院高官,要求到庭接受讯问,但国务卿蓬佩奥坚定地站在特朗普一边,不予配合。蓬佩奥称三个委员会的要求是在“试图恐吓、欺压、不公平对待国务院杰出的工作人员”。国务院“不会容忍这样的伎俩,我会使用一切手段阻止并且揭发这样的恐吓行为”。有分析认为,如果拿不到原始录音作证,美国国务院的当事人不配合,这场调查难有结果。

  对于后者,分析大多认为除了共和党牢牢掌控着参议院,众议院民主党党人试图弹劾并罢免特朗普可能最终自讨没趣外,特朗普还有更大更深的背景支持。如果有人非要问在美国舆论充满了有关特朗普总统的“尴尬”内容之际,其民意支持率没为何没有多大变化这个问题,这只能说明其还没有完全了解和理解特朗普,更没有真正了解当今的美国社会。

  首先,在历来由美国建制派政治精英把控的美国政坛,特朗普属于明显的另类。正因为其另类思维、另类做法、另类风格,让很多受够了美国传统政治精英治国的美国选民,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选择了特朗普这个“另类”。尽管美国的传统政治精英们大跌眼镜,但这已成为无可改变的事实。

  视频截图:拜登(来源:东方卫视)

  CNN评论说,“扫清垃圾”不仅是特朗普当年的竞选口号,也是美国众多反建制派选民的内在呼声。数百万投票支持特朗普并仍然支持他的美国人,之所以选择他、支持他,恰恰是因为特朗普是华盛顿传统建制派的“破坏者,并尽可能扮演破坏者的角色”。他不按常规出牌,不守传统规矩,甚至“几乎不尊重各个级别的政治地位”,但他确实给美国政坛带来了一股新风。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期望的是美国政治社会的变革,而不是众议院当权派们坚守的那些规矩,因此他们根本不理睬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

  其次,CNN评论说,要真正唤起美国民众对特朗普要求外国领导人对拜登父子或希拉里·克林顿等民主党头面人物进行调查感到气愤,必须让他们首先相信希拉里和拜登家族天生就不腐败,并相信美国政府内尤其是情报界中,几乎所有的规则和所作所为,都应得到毫无疑问的尊重。当下的现实是,很多美国人没有那种信任和尊重,相反他们认为特朗普才是“能真正把美国政坛中的垃圾挖出来的清洁工”,这就是特朗普的品牌效应。

  美国喜剧演员丹尼斯·米勒在脸书的帖子中指出,“简单的事实是,如果特朗普是一个隐忍地担任美国总统的人,他将不会担任总统”。尽管特朗普不守白宫的传统规矩,不断地自己发推特,甚至他的推文中经常出现拼写错误之类的瑕疵,但其支持者认为这些并不影响他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的品牌。既然特朗普是不同的总统,在按照不同的规则比赛,那么人们只能按照不同的规则对其进行评判。

  视频截图:佩洛西宣布正式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来源:东方卫视)

  还有美国一些媒体分析认为,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的经济总体上呈现了强劲增长的势头,其大规模减税的措施让相当一部分美国人获得了实际利益。这些人看重的是自己的利益,而并不在乎特朗普在与泽连斯基通话中究竟说了什么。就连一贯对特朗普提出批评的CNN也称,那些试图弹劾并罢免特朗普的人似乎并不理解,他们的这一举措可能会帮助他,因为“丑闻”爆发以来他的总体民意测验支持率和有所改善的筹款活动已经在证实这一点。

  特朗普执政近三年来,一直在美国的政治漩涡中博弈,多次面临遭弹劾的危机,特别是“通俄门”事件折腾了他很长时间。然而,2019年4月18日美国司法部公布的长达400多页的“通俄门”调查报告删节版,并未证实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与俄罗斯方面有合谋。

  今年6月,在民主党人的弹劾威胁下,特朗普将自己与前总统尼克松做了比较,称自己不是尼克松,“他离开了,但我不会,这是很大的区别。除了创造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成就外,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除了史无前例地重建我们的军队外,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经历如此之多政治风浪的特朗普,对眼前的这场弹劾危机,似乎更有战胜的信心,但在美国波诡云谲的政治风云中,他的政治命运并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本文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