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练功练到磨破皮,尿失禁!30年,他从普通推拿医生到上海工匠

2019-10-8 19:34:3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轶琳 选稿:付杨

  东方网记者刘轶琳10月8日报道:2019年“上海工匠”今天正式揭晓,在102名上海工匠中,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医院的孙武权是唯一一名中医。从一个普通推拿医生到上海工匠,他在推拿临床工作已经近30年,每年为12万人次的老百姓缓解病痛;不仅在业内摘金无数,更带出了一支国内顶尖的推拿团队,被同行誉为推拿届的黄埔军校。

  初心

  孙武权两岁的那年冬天掉到了井里,被人救起后,遇到天气变化就容易感冒发热流鼻涕,最后演变为慢性鼻炎,从此,母亲就带他走上了求医之路。于是,他很早就接触到了中医,看着老中医搭脉、看舌苔,感觉中医很是神奇。在看病的同时,父亲逼着他坚持锻炼身体,一直到他初中后身体才开始好起来。中医和运动却是在他身上打下了烙印。

  初三那年,《少林寺》风靡全国,武术热随着武打片也对他产生了影响,凭借一身中国功夫救人于水火之中,或许成了最初的初心之一。怀揣这这个初心,1985年,高考时他把上海中医学院推拿系作为第一志愿填报。大学毕业后,留在了被誉为“推拿黄埔军校”的上海岳阳医院。至此,做一名推拿医生初心算是落实了。

  在推拿界,说自己在岳阳医院推拿科工作,那就是个金字招牌,在这个平台上只要稍微一努力,就站到学科前沿了。岳阳医院推拿科的发展史就是中国推拿发展史。到目前为止,上海岳阳医院推拿科的综合排名还是国内第一。“我每年给新进科室的员工、新一届研究生们和新一批的进修医生讲推拿科史,都感到无比自豪。”孙武权激动地说到。

  指引

  要从一名学生变成一个合格的推拿医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个人都要经历的漫长、枯燥的学习和练功。“我们在米袋上练习手法,每天都练,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磨破手都是家常便饭。”孙武权说,“老师对我们非常严格,练功都能练得尿失禁。只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和学习让能在病人身上‘上手’。能成为一名推拿医生,我要感谢我的老师们。”

  从最初的初心,发展到后来的信念,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作为一名推拿医生,看好病,是最基本的信念,在职业选择上,他坚守住了。孙武权读大学时,推拿班有55位同学,目前还坚守在推拿“老本行”的不足三分之一。有的人出国了,有的人“下海”捞金了,有人改行做药了,但孙武权坚持了下来。

  “我的党员老师们、领导们、同事们,他们做出了榜样表率,让我感到,这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团队,是优秀人才聚集的团队,是我争取要成为的目标。”孙武权说:“2006年末,交给党支部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的时候,已经是40岁的人了。可能很多人都会感到奇怪,年纪这么大了还入什么党啊?但是,据我所知,严隽陶师父入党时已经43岁了;我科的老专家、全国劳模郑风胡教授入党时有52岁了;为我院题写院名的画家朱屺瞻100岁时才入的党。”

  坚守

  推拿靠手法治病,手法是一门手艺、技艺,需要经过长时间练习才能掌握和精通,达到持久、有力、均匀、柔和、深透,然后才能融会贯通,创新发展。这些年,除了继承丁氏推拿流派以外,他还和团队一起,采用生物力学的研究方法,对手法进行了研究,提高了手法的安全性,精确性,从而为临床标准的建立打下基础。

  “手法好,并不能代表就能看病了。近年来,在我们的努力下,推拿技术以及对疾病的认识,都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他刚毕业时,治疗脊柱疾病,还是采用传统的斜扳法,不要求定位,病人有的疗效好,有的效果差,还有的反而加重了。90年代末,岳阳医院推拿团队在生物力学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脊柱微调的理念。提高了手法的可控性,安全性。对脊柱疾病的治疗,也改变了原来单纯调整关节的局限性,以调整经筋为主。这一治疗策略,在国内得到大量推广。我个人更是提出多靶点调整、法无定法的理念,得到很多业内同行的支持。

  小儿推拿是推拿临床疗效最显着的领域,比如,腹泻,常常1-2次就能治愈,而且不借助任何药物。还有小儿肌性斜颈,通过推拿,可以避免开刀,受到孩子妈妈的欢迎。“为了便于推广这一技术,2013年,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支持下,我牵头制定了小儿斜颈的中医诊疗方案,作为标准在全国推广,规范提高了国内推拿治疗斜颈的技术水平和疗效。”孙武权自豪地说。

  工匠

  “作为丁氏推拿流派的传人,我们追求的是‘手到病除’。要达到这个境界,需要的不仅仅是长时间的临床实践,还需‘手摸心会’,要用心去感悟。”手,是手法,是技术,是基础;心,是精神,是内核,是方向。中医说,心主神明。孙武权说,用心感悟,坚守初心,才能让手把手的传承落到实处,传承有序;用心感悟,坚持用推拿技术解决临床难题,才能创新发展,才能让推拿保持活力。

  “我们看的病都是常见病,不像各位大咖,一直与死神搏斗,但是我们的推拿技术,每年为12万人次的老百姓缓解了病痛,我们感到非常骄傲。用心感悟,有仁心、有爱心,精心、细心,才能不仅体察患者身体的痛苦,还能体会患者心理的痛苦,用最小的痛苦,最大限度地解决病人的痛苦。”


上一篇稿件